Sounds of silence -- 2016 年4月罗弗敦自助游考察

我想定制

卑尔根-斯沃尔韦尔-雷讷

“Lo--fo--ten”, 当我初次从挪威人口中听到这个地名的发音时,那种悠然而上扬的语调,与我后来独自一人身处当地时的心境,竟然是一致的。

罗弗敦非常的远,且不说从中国出发了,即便是当我到了挪威,海关反复跟我确认旅行目的地时的神情,也带有一种“你确定?”的意味。而另一方面,它又是“每个挪威人都想去的地方”,偏远不易抵达的地方,大概都带些放逐世外的光环,因此不畏山长水远也是去了。

搭乘的游轮在4月13号夜间抵达罗弗敦的首府Svolvaer, 在当天下午游轮进入罗弗敦时已是与前几天都不同的水域景观。因为散落的狭长状群岛,罗弗敦群岛还有个别名--“罗弗敦墙”。

我从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,当年在冰岛旅行,我心想比冰岛再远的地方还会有人去吗?结果我将要抵达的地方,纬度早就过了北极圈,从地图上看,冰岛对于罗弗敦而言不过是一个西南岛屿。

从下午进入罗弗敦水域一直到下船期间,我时不时都会走去船头的甲板上,看看这粉蓝色的天空,和周围这个似乎静止了的世界。心情有些忐忑,因为我只见到冰山与海洋,而不知何处有人烟。

还好,下船见到港口小城的夜里也是灯火通明的,广场周边也有各间连锁酒店与酒吧,这才让我有了安全感。坐在酒店餐厅里,看着来时搭乘了3天的游轮,目送她渐渐离去。

当晚住在水边的五星级传统木屋里;早上醒来推开窗,看到自己门口院子里有各式小动物留在积雪上的脚印。

虽然冬季开放的景点不多,但这里的美术馆倒是不少,多以当地画家创作的罗弗敦风光为主。Galleri Dagfinn Bakke便是其中的一间,以画家Dagfinn Bakke命名,馆内也展出其他画家的作品。虽然只有我一个游人在内参观,却时不时会有当地居民进来,购买画框等周边用品。

Svolvear 是我此行的中转站,主要目的地是罗弗敦西部的渔村,那里有群山环抱下的彩色木屋。得亏岛上交通没有因为冬季游客寥寥而停运,依然有环岛公交,趟数不多但是也足以满足我出行的需要,一路上有三三两两的学生会随车上下,印证了之前了解到的,公交只是为了岛上居民的出行而设计。

很快,公交离开了Svolvear,进入了村镇之间白雪皑皑的无人区,刚好在听Bob Dylan的Song to Woody ,有一句歌词大意是“我离家千里,走在前人走过的路上.....我也跋山涉水的经历过不寻常的旅行啊”,好像说的也正是我自己。

三个小时后,抵达了我接下来两天要住的酒店,依然是小木屋。前台帮我升级到了至大的房间,数数看竟然能住9个人,正担心今夜是否只有我一个人住这酒店,结果前脚刚办理入住,后脚便来了住我左边木屋的两对泰国情侣,才安心了许多。回到客厅,靠在暖炉旁,回复在船上认识的朋友的邮件,读读这几年来房客的留言本,周围的世界又再一次静止了。

第二天我继续搭乘环岛公交,去往著名的Reine渔村,一上车就有人跟我热情的打招呼,原来是之前在船上见过我的一对澳大利亚老夫妇,我非常的惊喜:冬季在这岛上遇到游人已是难得,更意外的是能碰上一同搭公交旅行的人----游人几乎都是到罗弗敦自驾旅行的。老两口笑着说因为不会开左方向盘的车辆才选择自助旅行,于是我们相伴在Reine渔村徒步摄影,都对巨大的木架上挂满冬季捕捞的鳕鱼很有兴趣。

如果夏季来Reine,便有机会爬上Reinebringen山,这里是俯瞰Reine村和Moskene岛的全景的位置。

罗弗敦冬季的天气,每分钟都在变化,眼见着又要飘雪了,我们便放弃了继续前往Å镇的计划,而那里偏偏又是很多人在罗弗敦旅行的Must-see,因为Å在挪威字母表里是最后一个字母,这个村庄也意味着罗弗敦群岛环岛E10公路的尽头,是极有代表性的旅游目的地。
但适时的放弃,也并不见得是遗憾。

搭车返回酒店之后,我在对面的鱼餐厅打包了不少海鲜,加上在Reine便利店里买的蔬菜,这天晚上,给自己做了丰盛的海鲜餐。小餐厅冬季只在11:00-16:00间开放,是一家海鲜加工厂的副业,既有新鲜的海鲜、也有鱼汉堡等熟食,往来的车辆都会在此处稍作停留----毕竟这一路上过来,也没有几家在冬季开放的餐厅了。

离开罗弗敦返程去机场的路上,天气很晴朗。在我启程前的一段时间里,都曾为着要到罗弗敦这样“与世隔绝”的目的地而紧张兮兮,我不知道能不能遇到其他游客,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都见不着,但是一转眼行程结束时,才觉得担心都是多余的。我是如此的迷恋这段短暂的时光:窗外是“青山不老为雪白头”的景色、寂静得一天里只听得海鸥的声音,我一个人做晚餐时是多么希望还能再多过几天这样独处的生活。

想起在留言本上,有人说她20年前独自一人来过这里旅行,后来回到她的国家继续学业、结婚、生子,20年后她又想起了这个地方,便带着两个孩子回罗弗敦故地重游。想象着把罗弗敦当作一个遥远的旧友,期望着有朝一日能再度相逢,也许我也会这么做。

本文为原创文章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