挪威卑尔根漫游-2016年4月

我想定制

卑尔根市区-于尔里肯山(Mount Ulriken)

我也没想到,时隔两年竟然会再次到访卑尔根这座海港小城。

初次去卑尔根,是读书时期的新年假期,跟朋友一起计划了北欧的旅行,慕名来到卑尔根体验峡湾缩影的冬日风情,但由于天气阴霾记忆也略显灰暗;这一次是为了在此搭乘游轮向北行进而短暂停留的一日游,4月初春的挪威生机盎然,是故地重游的好时机。

得益于酒店就位于著名的布吕根附近,早餐后一出门便是热闹的卑尔根港口。

作为卑尔根乃至整个挪威的主要景点,布吕根木屋初是作为德国汉莎同盟的办公场所而于1350年修建,德国人将卑尔根选定为自己的进出口海港,垄断着来自挪威北部的鳕鱼贸易。当年德国商人共设有4处办公点,而布吕根是现存的遗址。历史上,这里也曾多次遭遇火灾而受破坏,距今最近的一次重大火灾发生于1702年,当时整个卑尔根都差点毁于一旦,现存的约60栋建筑木质中,约1/4就是当年重建后的遗留,其余则是在1955年火灾后重建的。

好在每次灾后修复与重建都遵循先前的规划设计,使得我们现在仍有机会一睹百年前的建筑风格。现在所见的建筑外层主要是餐馆和纪念品商店,內部则是艺术家的工作室。外层商店往往上下三层都摆满了琳琅满目的特色纪念品,进去一层层慢慢发掘有意思的小玩意,很是有趣。

木屋群的对岸,是游客中心和现代的鱼市场,在当地朋友的带领下,我们一路往居民区走去,来到了隐藏在老建筑中的花园和艺术区。

这处叫做USF( United Sardine Factory )的建筑,原址是挪威至大的罐头厂,现在是卑尔根的艺术中心,聚集着本地区约200名独立艺术家的工作室、创意机构、录音棚、音乐厅和展览空间等。至外层的工作室从皮革到玻璃到陶艺一应俱全,相邻的工作室里却是完全不同的世界,在这里完成的艺术品会在市区或挪威其他城市的专柜售卖,路过参观时务必要尊重里面正在工作的艺术家们,切莫喧哗或成群对着窗口拍个不停。

来这里不仅可以参观工作室,更美妙的是这里的地理位置,整个工厂依水而建,一侧停满游艇,运气好还可以看到海星;另一侧则是开阔的水域,能见到远处往来的峡湾游船。

UFS还有一间小餐厅。下次来卑尔根,一定要过来瞧瞧,哪怕只是在水边晒太阳喝咖啡看看鸳鸯游水,也已经是难得的安逸时光了。

再往远处走,就是地图上卑尔根中心城区的至西端了,这里是一处叫 nordnes parken的公园,卑尔根水族馆及挪威海洋研究所都在其中。公园里行人不多,我觉得简直是整个卑尔根城市的后花园。在水边还伫立着一个并不搭调的美洲图腾柱,究其渊源,原来西雅图作为卑尔根的姐妹城市,在1970年卑尔根建城900周年时赠送了这尊图腾雕塑以示祝贺。

下午前往卑尔根观景点--Mount Ulriken

在卑尔根登山,对于游客来说更出名一些的应该是位于市区的弗洛伊恩山(Mount Fløyen),搭乘缆车可以一览美丽的卑尔根海港,即使步行上去,海拔320米的小山坡并非难事,从城中心步行往返的路程体验也很愉悦。但此次旅行,我想要看更开阔的城市、峡湾与山地风光,因此去了距离市区有5公里外的于尔里肯山(Mount Ulriken),这里是卑尔根7座山峰中的至高峰,海拔643米,是徒步、登山、玩滑翔伞的好地方。因为视野极其开阔,因此有“you haven’t seen Bergen until you’re been up mount Ulriken”(不登上于尔里肯山就不算真正看过卑尔根)的说法。

由于市区的接驳巴士只在夏季发车,冬季只能自行前往Ulriken, 好在公共交通也十分便利,在布吕根码头搭车15分钟左右就能抵达。有意思的是,我的当地朋友并不确定我该在哪一站下车,手指经过站牌的3个站说“在哪下车都差不多”,可见小城公交站距

跟随大部队下了车,正门在山腰上,走过去还有一段路。不同于在其他景区,到了这儿一路上见到的人,不分老幼,几乎都是一身专业的登山行头,好在我也准备充分,走在其中并不突兀;还有很多当地学生,看着也就15、6岁,成群结伴前来登山,一路说笑青春洋溢。

上山有两种选择:爬上去或者坐缆车。在这里爬山,与国内常见的休闲运动可不是一回事--山上并没有现成的路,只有在接近山顶的位置,才有少量的阶梯,所以是真正的手脚并用。虽然一位当地人轻松的跟我说“我半小时就可以跑着上去”,但我也早听朋友说花了两小时爬上去后“简直要了小命”的体验,想想也是从小生活环境与锻炼强度的差异吧,我还是老实的选择坐缆车上去。

一直听说卑尔根每年5月会举办“一日爬完卑尔根7座山”的活动,对于我们外人来说,爬这一座Ulriken山就已经够呛了吧。
图:Svein-Magne Tunli

山顶上有一间叫sky:skraper的餐厅、电视塔和一个小纪念品超市,餐厅有着全玻璃外墙,想象夏季黄昏时刻在此用餐、烧烤、看风景,一定是极为美妙的体验。刚刚登山上来的勇者们,多会随地坐在山顶的空地上欣赏卑尔根开阔的美景。时不时还能看到滑翔伞经过,作为卑尔根的至高峰,这里理所当然成为飞行活动的主要集合地。

除此之外,Ulriken山还是提供多种户外活动的理想场所,沿侧峰行走有多达10条的徒步路线,非常出名的一条应该是通向市区的佛洛伊恩山,但是约4小时的徒步也颇有难度。正是一年好天气的开端,在严寒降雪过后的4月,当地人又能外出尽情感受拂面的春风,因此山上游人众多很是热闹;沿袭登山与徒步的国际惯例,一路也都听得相互问候与打招呼,偶尔遇到“老乡”,他们也都很高兴的停下来寒暄说说各自来卑尔根的经历。为着不负这春光,我也沿着主要的徒步路线行走了1小时,路上积雪未融,不小心一脚踩进了到膝盖深的积雪中,周围的人全部过来问我是否没事,“脱险”后我便找到一个小山头擦干净裤角与鞋子,顺便晒晒太阳看风景,真是春和景明,心旷神怡。

许多家庭带着小孩和宠物也一脚深一脚浅的来散步,想起少年时代,我也常常在周末与父亲去登山,景色虽然不同,但是我似乎也能体会到同行者们此时放松愉悦的心情。而显然,户外生活在挪威人生活中的重要程度远超我所生活的城市,这让我十分羡慕。

返回市区后从酒店取了行李,搭上海达路德号,开启一路向北的挪威北部旅程。卑尔根城市虽小,但我也是第二次拜访,才见识到了这些隐秘的角落,印象深刻的是居民区里,每家每户的窗台都经过了精心的布置,往来行走的人们只要看上一眼,都会感叹“生活得真精致啊”,我想生活在这里的人们,也一定是平和而知足的;所以才有一句名言,出处已无法考证,却时常出现在对卑尔根的介绍中:“我不是来自挪威,我来自卑尔根”,这种对于家乡卑尔根的骄傲之情,在这次重访中,又多认知了一二。

本文为原创文章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