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M House,哥本哈根最开始的家


我们要在哥本哈根住上七天,当然要尽全力找到一份理想的居所:要方便每日进城,公共交通可达,空间足够,性价比高。最终我在 Airbnb 上预订了这间堪称完美的 Loft 公寓。

 

公寓里设有户外阳台,阳台外是一小块绿地,草地被铺设成尖尖的三角,和窗台的造型呼应。窗户外望出去是哥本哈根的地铁桥,架起在一条窄窄的池塘里。


VM House,哥本哈根


从楼下走过,池塘里有巨大的水鱼且一动不动,待有人走过,倏忽一下就游走。

 

这里是 BIG 和 JDS 建筑设计工作室联合设计的 VM House, 2005 年建成。这个与众不同的住宅区源于一个简单的想法:既然人们各不相同,那为什么所有公寓都要那么相似?由两个字母“V”和“M”形状组成的 VM 公寓以独特的概念在哥哈2号地铁线横空出世,大胆的尖锐三角阳台,让公寓立面如同“刺猬的尖刺突起”,充足的阳光可以照到每户家庭的客厅,且邻居间可以在不同楼层间互相聊天。


而我们就住在那个 V 的右边半个。


VM House,哥本哈根


抵达的那天,拖着行李走出地铁二号线在 Ørestad St.  地铁站下车,这里相比哥哈市区,变得冷清许多。晚上八点多,阳光大好。


找到公寓所在位置,不料密码竟然开不了门。二人正苦恼中,路过一个笑眯眯的邻居,“需要帮忙吗?”

 

就这样我们跟着她上了二楼。“哦,我认识 Niels!”没想到房东 Niles 竟然在房里。他大跨步从客厅来到门前,风风火火地和我们说:“欢迎欢迎!”


“一切都还好?”得到我们的肯定答复后,马上告诉我们,他现在就离开,准备去郊外的夏屋度假,简单指导一番洗碗机、洗衣机用法,脚不沾地走了。

 

Niels 像一阵旋风一样卷走了,回过神来我们开始细细打量这间公寓。大大的落地玻璃窗正对着小小的口袋公园,开放式大厨房,两间卧室在楼下。


VM House,哥本哈根

VM House,哥本哈根

VM House,哥本哈根


虽然地铁呼啸而过时,会有略微的噪音,但是这种声音会让你遥想哥本哈根市中心的繁华离你并不遥远。楼下过个马路就是连锁超市 REMA, 不远处还有一片超大的森林。


VM House,哥本哈根


实际上,我们抵达当天在超市一顿采买后,就无法控制对晚上九点太阳余晖和那片森林的向往,于是两人各背着一包的蔬果麦片牛奶,就往远处走去。


我们还不知道什么叫做“丹麦的夏天”,所以当穿越马路,看着周边漂亮小巧的公寓楼下,虞美人鲜艳地开着一丛一丛,再越过汽车疾驰的马路,就望见一大片莎草地在风里颤着,及膝高,青黄绿漫无边际荡开,路边上是开着白色小花朵的覆盆子,便忍不住惊叹。


VM House,哥本哈根

 

一个小小的木栅栏入口掩在一棵山胡椒树后,那里还立着一张牌子用丹麦语写道:欢迎来到 Ørestad 健康步道!走进步道,各种狗尾巴草茂盛生长,白色的小菊花星星点点。


VM House,哥本哈根

 

竟然还有一片高尔夫球场,草地修得平整,优雅的草坡弧度本身,就像是一处现代主义景观。


我们继续在小径上走着,太阳下山了,已经快夜晚十点了,可夕阳才漫上来,那么美。有人在牵着狗散步。在一个草坡上,看到一群鸟雀在树枝头叽叽喳喳。

 

VM House,哥本哈根


“这里不像在城市。”

 

开始可以看到月亮的轮廓浮现了。稀疏的树林子,月亮,夕阳和暗影,我们大跨步迈在荒草地上……


VM House,哥本哈根

 

罗斯基勒小公寓,主人采了一扎茉莉


罗斯基勒距离哥本哈根只有二十分钟火车车程,曾经作为丹麦的旧都,如今已落入一片安静中。拖着行李箱边走,边欣赏人家屋前院后种的各色玫瑰芍药。

 

经历又一次敲错门的尴尬,找到旁边那栋两层的斜坡屋顶红砖房,那才是我们的家。几步台阶上去,一个白色栅栏围起来的前院开满了花朵,昨天的一场雨,将芍药的花朵打落了一地。


罗斯基勒小公寓,丹麦

 

密码盒取了钥匙,爬上嘎吱响的木质楼梯,推门而入,只见满满的阳光洒在公寓的地板上。


白墙和涂了漆的木地板,窗台上同所有的北欧人家那样摆了台灯——这是生活的必需品。长长的客厅,中间有一只柴火炉,你能想象冬天烧起柴火,听着炉火的呼呼声和木头爆裂的劈啪声,是多么的享受,多么的 Hygge。


罗斯基勒小公寓,丹麦

罗斯基勒小公寓,丹麦

罗斯基勒小公寓,丹麦

罗斯基勒小公寓,丹麦


餐桌上,一小扎茉莉被盛放在马克杯里;银色的古董盘子里,歪了一只烧融化的白蜡烛。蜡烛,是丹麦人家必不可少的宝物,是 Hygge 的真谛。我们点起蜡烛,打开窗台上的收音机放起音乐来。


罗斯基勒小公寓,丹麦

罗斯基勒小公寓,丹麦


从阳台往下去是一楼住户家的院子,种了花草摆着烧烤架和户外沙发座椅。吃过饭的午后,两个人各自歪在一张榻榻米和皮革日间床上。


罗斯基勒小公寓,丹麦

 

主人的留言中得知,今天下午在罗斯基勒码头有一场爵士音乐会和古董车的大集会。


在艾尔岛拥有一个小院子

 

艾尔岛的免费巴士,着实吸引人,从艾若斯克宾到瑟比、马斯塔尔小镇,每天都有不同班次的公交车接驳,连单车都可以免费带上巴士。

 

抵达艾若斯科宾的码头后,步行穿过十七世纪留存的主街道两旁的黄色小屋和街边蜀葵、蔷薇,几乎走到主路的尽头——8 号门牌是这里。


艾尔岛,丹麦

 

黄色的小屋、白色窗台,砖红色的斜屋顶下,一个穿着长裙的老妪在等我们。

 

我是louise的妈妈。欢迎你们来。我们进门。


艾尔岛,丹麦

 

84 岁的老妈妈,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。她的子女们都在艾尔岛长大,两个女儿现在哥本哈根工作生活,Louise 住在哥本哈根的克里斯蒂安港,也有两个孩子,还是个老师。

 

这栋房子是两个女儿买来做度假夏屋的,虽然房子足够老,却布置得别有风味。外观被漆成艾尔岛常见的黄色,屋檐低矮,嘎吱响着的木地板,被涂了白漆显出光滑的质感,和墙壁融为一体。


艾尔岛,丹麦


所有的家居都不算现代,竹编扶手椅,半新不旧的米白沙发,深木色古典花纹装饰桌角的桌子,五斗柜,包括那些窗台的雕塑装饰、墙上的画,烛台。客厅弥漫着那种古典的和斯堪的纳维亚式的风格融合,不知怎么我想到罗切斯特的桑菲尔德庄园客厅——那种氛围,当然这里算不上奢华,却有着旧时代的气息。


艾尔岛,丹麦

 

这里没有电视,客厅的主角是面对着沙发的一整面立柜的书。手绘植物的画册、家居杂志、中国古典图样画册,一些丹麦语的小说,翻过后,也对主人的趣味有了一些了解。


艾尔岛,丹麦

 

我们只不过跟着老妈妈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就对这所房子表现出无比的喜爱。她也尽责地分享了作为Airbnb房东的职责——分享旅行线路。她告诉我们艾若斯克宾的彩色小屋、马斯塔尔的曲折街道…老妈妈眼睛昏花,但还是颤巍巍地细细讲了她的心得和推荐。

 

“我之前去西班牙意大利旅行,也住过几次 Airbnb, 非常 nice 不是么。”

 

末了,84岁的老妈妈骑着单车走了。


艾尔岛,丹麦

 

然而……我从来没有料想这里竟然没有网络!但是我们很快欣然接受了。去他的工作!去他的现代生活!你已经在一座美得让人心颤的小岛上有一个带院子的房子了,还奢求什么?


艾尔岛,丹麦 艾尔岛,丹麦


今天晚上自己做饭,买了新鲜的鸭梨和黄杏, 大伟来煎牛排,我捡来松果做餐桌装饰。于是我们有了在院子里的一顿大餐。


艾尔岛,丹麦

艾尔岛,丹麦

艾尔岛,丹麦


第二天,斜对面门口摆了一个小摊在卖二手东西,我花十块钱和卷发的女邻居买了五把冰激凌勺子。


艾尔岛,丹麦


Thurup Hus,一个没有电和网络的百年老屋


从艾尔岛坐渡轮返回斯文堡,在斯文堡港口踏上了漫长的骑行之路,目的地是菲英岛中西部的安徒生时代的古老房子——Thurup hus, 今晚要在这里过夜。

 

斯文堡骑行的一天,终点竟然就在一片麦田中,不禁纳闷。沿着一条小路拐下去,没有几百米路,发现篱笆里隐着一幢黑色木头框架的房子,有着斜坡的茅草屋顶,锈红色和白色组成了墙体的色彩。


Thurup Hus,丹麦


这里便是Thurup Hus了。 推开一道木门走进,前厅放着一双维京人的木屐。转身进入右手边,砖砌的地面,是放置了一张颜色晦暗长木桌的餐厅,一架书桌摆在靠窗的位置,窗边摆着花盆种了天竺葵。


Thurup Hus,丹麦

 

分别还有两扇门连通着厨房和卧室。主人 Karren 已经在厨房忙碌着,木头炉子的火烧得正旺。而厨房连着面包房,同门厅相通。面包房里,有一个巨大的石砌炉子,平日烤面包,冬天还可以用来取暖。这时,Karren 亲手烤制的微甜发酸的丹麦传统姐妹面包 sigtebrød sirup 刚好出炉。


Thurup Hus,丹麦


用黄油煎猪排是接下来我要做的工作。铸铁锅里抹上足够的新鲜黄油,等油完全融化,把烤好的猪排放进平底锅里,肉开始滋滋作响。主菜一边煎着,前菜沙拉也要来做:黄瓜、煮熟的小土豆、胡萝卜、圣女果全部切成小丁块,拌上丹麦酸奶,撒了盐和胡椒粉,再佐一点切碎的莳萝和香芹。


Thurup Hus,丹麦

Thurup Hus,丹麦


我们刚来到时,是下午六点半,等晚饭做好,虽然天空大亮,但是小屋里已经黑乎乎一片了。Karren 点了煤油灯,棉线的灯芯要被煤油浸染得足够,用火柴点了,再罩上细长的玻璃罩子。那一刻,烛光温润如玉。


Thurup Hus,丹麦

  

这顿丰盛的丹麦式晚宴丰盛又充满旧时代的味道:手工的黑麦面包、酸奶沙拉、煎猪排,最后还有果冻质地清爽的树莓布丁。就着餐桌上方的温润烛光和星星点点的小烛台,在四下无人的荒野小屋,享受难忘的一餐。


Thurup Hus,丹麦

 

当晚在这里过夜,主人多次嘱咐要小心烛火。于是在古老的床帐里,没有灯便早早睡下了。

 

第二天起床,举了铁皮咖啡壶,煮了颗粒粗糙的咖啡。大黄派上桌了,大黄正是当季最时兴的食材,口感酸甜。


Thurup Hus,丹麦

 

关于小屋的故事,早餐时间和现主人 Karren 聊过后,才知道更多。这栋小屋的原主人叫做 Thurup, 一个画家,这也是小屋的名字来源。Thurup 和他的妻子在这栋房子里生活了四十年,直到他七十岁去世。四十年来,他们与现代社会发达产物的唯一连接是一个房间内的一个插座、一个自来水龙头,没有马桶。

 

此外,主人生活的客厅、厨房、卧室、烘焙房以及马厩,都维持着 1800 年前的样子,你就像——走进了欧登塞菲英村露天博物馆。


Thurup Hus,丹麦

 

他们住在远离城市、人群的地方,画画、侍弄花园、读书、点蜡烛、养牛,在旧炉子里烤面包,用传统的烧木头炉子洗衣服……Thurup 还在自己家里开设课室教别人画画。有时他会骑自行车到镇上或走路去镇上教课。

 

他们过着一种 200 年前丹麦人的生活。这里的人们都说,他是个非常非常特别的人。


Thurup Hus,丹麦

 

2003 年,Thurup 在妻子离世十年后离开,没有孩子。根据他的遗嘱,这栋房子及所有东西都捐给了政府。后来 Karren 从报纸上读到了这个新闻,于是从政府机构买到了这所房子。

 

我们在石头砌的地板房间内,欣赏了几张 Thurup 没有完成的油画,简陋的房屋油画已经有轻微剥落损坏的痕迹,这些画是 Karen 在买到这栋小屋后找到的。有幅画让我印象深刻:长着翅膀的裸体男人和一个小男孩,处在一种拉锯抗衡的力中,有一只牛在画面里出现。

 

我们离开前,路过拜访了埋葬他的教堂:一个类似钥匙造型的墓碑,除了写 Thurup 这个名字外,空无一物。墓前种了秋海棠。

 

米德法尔特,最HYGGE的家

 

主人在后门的花盆下留了钥匙。

 

这是一栋带小花园的两层 house, 一楼正对着街道的是阳光满满的客厅,清透洁净的木地板上铺着牡丹印花式的薄地毯,素雅的长沙发,一把木摇椅,两张圆形茶几。窗台上摆了长长短短的蜡烛。窗边的圆桌是旺盛的绿植。


米德法尔特,丹麦

 

沙发后面的置物架上,是一排家人的照片。其中有一张照片,女主人身着白衣头戴花环,好似波西米亚少女,同她一起手执结婚证的男人,笑得甜蜜。

 

客厅的另一头是餐桌,挂了巨大的油画,一盏 House Doctor 的玻璃球灯悬在餐桌上方。一扎采自院中的芍药花鲜艳,餐桌后面是一个立式橱柜,摆着包括 Royal Copenhagen 在内的瓷器。


米德法尔特,丹麦

 

厨房里有一本烹饪书籍。主人特意留了几听嘉士伯啤酒,冰箱里还塞满了各种瓶瓶罐罐,从日式寿司酱油到泰国辣椒酱、拌沙拉的青酱到腌黄瓜,似乎鼓捣几个中式炒菜也没有问题。


米德法尔特,丹麦


冰箱侧门贴满了主人家两个男孩子的照片。

 

从厨房可以望出去花园,种了薰衣草、芍药和蔷薇,以及一小畦菜地,长满草莓、茴香、香芹、莳萝和葱。


米德法尔特,丹麦


这里是他们真正生活的家,温馨有爱。就像是主人出门买个菜,被我们偷偷溜进来一样。客厅、餐厅、厨房,甚至卫生间,每个角落都铺了编织地毯,书架、收纳盒整整齐齐,分配得当,每个细节都是他们认真生活的模样。


米德法尔特,丹麦

 

小心翼翼坐在沙发边,才注意到一个古旧的木箱子,叠了七八张毯子,书架摆满丹麦家居设计杂志 Antik&Auktion。

 

在这个家中,我们学会最深刻的是关于丹麦人的 Hygge。


米德法尔特,丹麦

推荐阅读
  • 丹麦十大特色小镇,择一城而终老
  • 丹麦瑞典实验性亲子团案例
慕溪微信公众号

扫码关注,获取更多北欧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