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跑在北欧雪地里的,除了哈士奇,还有它的小伙伴们

我想定制

提起北欧的冬季,许多人都想到了绮丽的极光和被皑皑白雪覆盖的森林与河流,除此以外,一些冬日限定的户外活动,其实也是北欧旅游中相当受欢迎的选择。
而“哈士奇雪橇”就是其中一种。

哈士奇雪橇怎么玩

哈士奇雪橇是北欧拉普兰(包括芬兰、挪威以及瑞典北部)地区非常常见的活动。1-2名游客坐在传统木制的雪橇上,4-6只一组强健的雪橇犬被绳索套在雪橇前面,在穿戴好装备以后,游客就可以跟随着狂奔的雪橇犬疾速飞驰在白茫茫的冰原上。

虽说是“哈士奇”雪橇,但假如你也看了不少狗拉雪橇的图片,会发现,这些英姿煞爽的雪橇犬怎么和说好的二哈长得不一样呢?

这是因为,雪橇运动中的“Husky”,本身不等同于你印象中的哈士奇。

Husky是什么

Husky的准确中译是“雪橇犬”,虽然音译为“哈士奇”,但它在日常用语当中泛指“北方地区的雪橇犬”,而我们常见的哈士奇又被称为西伯利亚犬,它和阿拉斯加犬、萨摩耶犬都是雪橇犬中至主要的三类犬种。

作为雪橇犬,Husky们都有着吃苦耐劳和对人类友好的普遍特征,而与此相对的,这三类犬种的智商和服从都真的不高,以至于长期被两脚兽(也就是人类)戏称为“雪橇三傻”。

雪橇三傻
二哈西伯利亚犬

西伯利亚雪橇犬,又称网红哈士奇,作为由游牧民伊奴特乔克治族饲养的古老犬种,它们普遍生活在西伯利亚东北部和格陵兰南部,而哈士奇这个名字的由来则是源于其独特的嘶哑叫声。

自哈士奇被驯养几个世纪以来,它们都常被用于进行拉雪橇、参与大型捕猎活动和保护村庄等工作上。直到20世纪初,哈士奇首次在美国阿拉斯加的拉雪橇比赛中亮相,还因其出色的表现一下子成为了举世闻名的冠军犬。

傻大个阿拉斯加犬

阿拉斯加雪橇犬是古老的极地雪橇犬之一,它们生活在阿拉斯加西部,名字取自于爱斯基摩人伊奴特族的马拉缪特部落。与哈士奇这种自嗨中型犬不一样,高个儿的阿拉斯加犬四肢更加强壮有力,肌肉也更加发达,在有必要站立时,它们的头部竖直,眼神警惕,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成熟稳重的气质。

阿拉斯加犬被驯养的理由无异于哈士奇,不过,20世纪初,阿拉斯加地区被白人征服,这些白人将阿拉斯加犬和外来犬种杂交,以期发现更多快准稳的雪地比赛型犬种,结果事与愿违,而这样的行为也导致了那个时期阿拉斯加犬的衰落。

三傻萨摩耶犬

如果说阿拉斯加犬被称为“傻大个”,哈士奇被称为“二哈”,那萨摩耶犬就是排在俩老大哥后面名副其实的“三傻”——美得像《权利的游戏》里史塔克家族的珊莎,有着雪白洁净的毛和天真无邪的笑颜。但萨摩耶犬毕竟是西伯利亚原住民萨摩耶族培育出的犬种,它们的捣蛋脾气与爆发力其实一点也不亚于哈士奇。

实际中的雪橇运动

不过,除了这三种比较常见的雪橇犬,北欧游客们也会在实际的狗拉雪橇运动中看到其他品种的狗。这是因为,雪橇主人对于犬种其实不太看重,只要是能承受在雪地上拽着雪橇疾跑的重担,有出色的御寒能力和坚韧耐力,无论犬类是纯种还是杂种,都可以被训练成雪橇犬。专业训练时长少则也要几年,而工作人员还会在雪橇犬“日常上班”以前,为其配上一定的御寒措施,以及适量的运动时间。

这些雪橇犬在被挑选进行雪橇运动以前大多都表现得兴奋欢快,跃跃欲试,而在真正套上绳索开始奔跑以后,它们都化身为冰原上非常野的“狼”,所向披靡,无人能敌。

冬日与雪橇犬相伴

不过,除了这三种比较常见的雪橇犬,北欧游客们也会在实际的狗拉雪橇运动中看到其他品种的狗。这是因为,雪橇主人对于犬种其实不太看重,只要是能承受在雪地上拽着雪橇疾跑的重担,有出色的御寒能力和坚韧耐力,无论犬类是纯种还是杂种,都可以被训练成雪橇犬。专业训练时长少则也要几年,而工作人员还会在雪橇犬“日常上班”以前,为其配上一定的御寒措施,以及适量的运动时间。

这些雪橇犬在被挑选进行雪橇运动以前大多都表现得兴奋欢快,跃跃欲试,而在真正套上绳索开始奔跑以后,它们都化身为冰原上非常野的“狼”,所向披靡,无人能敌。

冬日与雪橇犬相伴

所以,假如你去到了冬季的北欧,千万不要错过狗拉雪橇这项激动人心的运动!这些毕生都生活在北欧雪地上的Husky,是在用不断奔跑燃烧的生命告诉你,握紧前行的绳索,方能扛得住黑夜的冷。

本文为原创文章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