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聊聊超出世界五十年的冰岛音乐

我想定制

北欧音乐

也不知道是谁干的,反正到后来,江湖上都有着这样的传闻:北欧音乐超出世界五十年。

北欧人民没有这么说过,他们也不回应,只会继续在世界尽头的国度哼唱着自己创作的歌。唱不出来的,就以梦呓的方式呈现;压根儿没有词的,就心安理得地一言不发,沉默得如同凛冬已至的北欧。

而也许正是北欧冬季的寒夜太过漫长,因此这里有了世界上非常高的人均音乐家数量。

例如冰岛。

北欧音乐

在音乐领域,冰岛谈得上是个很神奇的地方,这里的音乐不突出任何一种风格,于普遍听众心中,无论是走在科技与艺术前端的电子乐,思想深度与蛮荒力量并存的金属乐,还是历史不到百年的摇滚乐,在冰岛音乐人充满灵气的创作下,通通都似乎只能以一种抽离于灵魂之外的独特气质来概括。

Björk

Björk

提到冰岛音乐,你很难越过 Björk 去聊别的

出生于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的 Björk ,如今将近 52 岁了,却依然马不停蹄地在国际上做演出,玩音乐,发新专,并且有一种誓要把艺术与科技融合进行到底的轴劲儿。反正你也无须担心,年龄的增长对 Björk 以自己的形象作为专辑封面有何影响,毕竟 Björk 的前卫时尚美学从不需要被人看懂。但她的音乐永远是非常有趣的,这也许就是除了 Björk 实在太红了以外,她是作为冰岛标签的一个亮点。

但记住了,千万别在冰岛人面前反复提起 Björk ,他们当然不会打你,但十有八九会觉得你很烦。

来让我们随便看看 Björk 都有什么好听的歌儿:

All Is Full of Love —— 《 Homogenic 》
I've Seen It All —— 《 Selmasongs 》
Frosti —— 《 Vespertine 》
Surrender —— 《 Innundir Skinni 》
Ólafur Arnalds

Ólafur Arnalds

“据说是地表上非常罕见的动人乐章”

对于一名年轻的雷克雅未克音乐家而言,这样的褒奖也不知是否过誉。但在 Ólafur Arnalds 的新古典乐曲中,确实有着一种冬日里稀罕的白昼阳光击碎沉抑天空的温柔力量。

就音乐本身,Ólafur Arnalds 相当擅长以循序渐进的节奏,把情绪送往高峰的状态。隐忍的钢琴声缓缓地将听众带到空旷寂寥的冰天雪地,随后,悠长的弦乐逐渐与琴声交织相融,继而在高潮部分瓦解了阴郁画面。这一切仿佛是在声嘶力竭地告诉你,黑夜无论怎样悠长,白昼总会到来。

来让我们随便看看这哥们都有什么好听的歌儿:

3055 —— 《 Eulogy For Evolution 》
Near Light —— 《 Living Room Songs 》
Þau hafa sloppið undan þunga myrkursins —— 《 … and they have escaped the weight of darkness 》
Ljósie —— 《 Found Songs 》
Sigur Rós

 Sigur Rós

一支来自冰岛的国宝级乐队

Sigur Rós 很有意思,虽然冰岛从不缺乏特立独行的音乐人或乐队,但像 Sigur Rós 这样,既能在《 Saeglópur 》中,唱出《超感猎杀》第一季结尾主角们乘坐着希望小船驶向远方的情景,也能在《 The Rains of Castamere 》中,唱出《权利的游戏》第三季结尾史塔克家族在血色婚礼上惨遭灭一半门的悲壮与震撼,实在出色得有点过分。

而更有意思的是,Sigur Rós 还在音乐中自创了一种冰岛方言,继而以呓语的方式,吟唱出冰岛那些独特又充满生机的自然美景。对于始终相信精灵存在的冰岛人而言,这也许是他们和万物生灵交流的小众语种吧。

来让我们随便看看冰岛一哥都有什么好听的歌儿:

Hoppípolla —— 《 Takk… 》
The Rains of Castamere —— 《 The Rains of Castamere 》
Saeglópur —— 《 We Play Endlessly 》
Untitled —— 《 ( ) 》
Bang Gang

Bang Gang

“Suicide is painless”

Bang Gang 是一支以音乐人 Bardi Johannsson 为核心的双人乐队,事实上,在 Bang Gang 还没成立以前,Bardi Johannsson 和以色列歌手 Keren Ann 组建过一支叫“ Lady Bird ”的双人乐队,在这支乐队的同名专辑《 Lady & Bird 》中,一首《 Suicide Is Painless 》就已经很好地概括了 Bardi Johannsson 音乐创作的气质。

总体而言,Bang Gang 的音乐中就是充满了一种温情的悲观主义色彩。但话虽如此,这种气质却有别于破罐破摔式的愤怒与虚无,倒是有几分“没有不可以”的豁达与勇气——一如冰岛这片大地给予大众的普遍想象。

听 Bang Gang 的现场不难,他们这些年每年都会到中国进行巡演。

来让我们随便看看 Bardi 都有什么好听的歌儿:

The World Is Gray —— 《 Ghosts from the Past 》
Forever Now —— 《 Ghosts from the Past 》
My Special One —— 《 The Wolves Are Whispering 》
Out of Horizon —— 《 Out of Horizon 》
Of Monsters And Men

Of Monsters And Men

你们喜欢听的《 Little Talks 》

Of Monsters And Men 恐怕是除 Sigur Rós 以外特别让人熟知的冰岛乐队了。即使你没有听过这个名字,也一定听过《 Little Talks 》,一首刚发行就在冰岛及其他欧美地区大受欢迎的洗脑神曲。

事实上,Of Monsters And Men 再也没有一首作品能像《 Little Talks 》一样,拥有那么高的知名度。而这支乐队受听众喜爱的一些歌曲确实也没有过多冰岛制造的痕迹。但那又怎样?无论是独立摇滚还是民谣,至今为止,Of Monsters And Men 已经积累到了一大批的忠实听众,而且会越来越多。

来让我们随便看看兽人乐队都有什么好听的歌儿:

Little Talks —— 《 My Head Is An Animal 》
Your Bones —— 《 My Head Is An Animal 》
Human —— 《 Beneath the Skin 》
King And Lionheart —— 《 My Head Is An Animal 》

相关产品:[定制旅行]丹麦冰岛冰与火之歌

本文为原创文章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